后青春痛派段子手
是个文盲

【周翔】山鬼


插队更一个AU短篇,画家x不是人。
一两年过去了,相比以前,我没办法再写青春痛,所以这是个劣拙的快乐故事嗯。
反正我写得挺快乐的。

*

周泽楷二十三岁那年雷厉风行地考上护林员执照,一头扎进淮河以南云贵高原以东的南方林区。

周泽楷九岁开始学油画。

学校画室和家,三点一线,画了十三又半年。

“祖宗啊,你不恋家了?”

画室在郊区,其实也不近。

“你当初搁着保送不去反而报个本市的一本不也是这个理?”中介问。

“嗯。”周泽楷说、离得近。

“那现在?”

“飞机,很快。”

他到了陕西,在自然保护区实习六周,六周后山里的护林员离职,由于保护区内的条件相对优渥,护林员都是些老人,驻站就算开吉普车过去也得再走十几公里的山路,这个职位只有周...

之前主页上出现了一波写文时自己没有察觉的特征......这个问题按照我的产量是没脸问的,就逼逼一下一个我自己知道的吧……
我写文几乎在追到手以后就会完结,因为我非常不擅长写之后的事情,生活上毛毛躁躁的矛盾,之类不是太愉快的事情是一定有的……就很难啊……

嗯,我意思是其实我卡文了哈哈哈哈

有没有那种看了想拯救世界的燃系小说推荐...原耽同人一般向都可以...最好长一点

文荒文荒......


新年快乐~

【黄喻】长夏(上)


是我更新了,你没有看错。
写了8k多才一半的剧情,还是决定分上下了。
春生系列文、但是不看也没有关系系列,从不娱的娱乐圈变成乐团paro。



新年快乐。

-

黄少天正在某档综艺节目录制现场。

左边挨着某知名前导演。

右边是传闻和前知名导演不和的前一线当红小生。

女主持笑意盈盈问三位在事业上遇到过困难吗。

左手说穷,右手沉默。

黄少天想、前一线的腿真他妈又长又直,顶着张人欠他二五百万的脸,难怪刚出道那会儿给编排的富二代人设——可惜不是,仨字里就只有二符合。

他心理活动频繁,嘴上像是安了水龙头,抽刀断水流更流。以为是个嘴上没把的,套他话又尽打马虎眼,言多不失,台下制作人疯狂喊停。

好不容易进入最后一道题,前大腕和前一线...

今晚要坐十七个小时绿皮火车从杭州去广州,自己一个人还不能睡觉。
大概是时候写文了。

点文好不辣(´・_・`)
留言用一首歌形容想点的cp,挑个写哈。

【君莫笑&蓝河】君须记


N/A
账号卡的故事,想到名字了。

其实我觉得它不太像个文。*第一人称注意


—————————————————

斗神殒落的那天,我被调派到十区练兵,两者之间没有必然关系。

我知道斗神,就像我知道遥远的东方有一条河一样,即使我从未到过那里。

同样素昧平生的还有来为我送行的兄长。

他是个善良的人,我俩一见如故。

兄长把我送到神之领域的最后一个关口,因为再往前需要令牌。

我向他道别,便只身上路。

我爱岗敬业,事业发展如日中天。

那天我到冰霜森林办事,夜里老大挺不好意思地说来不及回镇上了,让我找个洞窟将就一夜。

老大走了以后冰霜森林开始下雪,我捡了一捆柴枝要回洞窟,却在半途遇见一个人。

我友好的喊他大兄弟,他一个托马斯...

有时候感觉自己像故事里一觉睡了几年的人物 醒来有种事过境迁的惘然


——来自上厕所上了一半思考下人生忘记自己在上厕所的lo主

新年快乐啊给大家拜个晚年!也趁过年讲点经历。


去年年底我做了一个梦,我告诉朋友我梦见去见周泽楷家长了。
朋友问我之后怎么了,我说他爸妈不喜欢我。
朋友:虽然这么问很奇怪。
不过在梦里你是男是女啊?
我说卧槽我就这么掖不住吗。
“我可能是翔哥也可能是他妈,反正周泽楷从头到尾都没出现我也不知道他帅不帅。”
朋友:......

有时候也不知道要不要在lo上放cos相关好,感觉好违和嘛,毕竟写东西时是用另一个人的角度思考。如果写过的cp如果有这么一天要去拍内心简直惊涛骇浪还ATM羞涩哈哈哈

© 纯情黄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