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偶然写段子(>﹏<)

【叶蓝】粥粉面饭


杜明看世界系列(......)第三篇,不看前文不影响~

角色关系纯属扯淡,下篇准备全员完结,欢迎讨论人生!

限智级爱情喜剧。



1.

杜明是同学里结婚最早的人。

小明,你发给我会长了没?

写请柬的时候唐柔问他。

杜明屁颠颠的说寄了寄了最早的一批!

唐柔:可信封还在啊?

杜明愉快地解释、他现在和我大学同学合租,就一块寄了!

唐柔总觉得有哪里不太对。

“会长现在和谁住?”唐柔问,省得寄重复了。

蓝河啊,杜明说。

2.

蓝河是杜明大学同学。

叶修比他们大一届。

缘分纯属凑巧。

大二开学那阵子,荣耀出来新的五十人副本。

叶修是个公会会长,一晚上组了人去挑战。

结果打了四分一,笔记本黑屏了。

“我擦你赶紧重启!”

魏琛是叶修的室友,也是开荒团的主力。

魏琛说、你不是学修水管的吗,打开看看哪里坏了。

叶修玩游戏有点牛叉,但修电脑是网管程度,只懂重启。

团长你键盘还亮吗。频道里有个牧师说。

魏琛开着自由麦,其他人能听见他们说话。

叶修说亮啊。

战法说那可以去借个显示器。

叶修:哦!

叶修问寝室老三,有显示器吗!

老三:敢情有我是藏裤裆了吗?

叶修说知道你鸟大了。

老三很开心,帮叶修出去兜了一圈借,发现普通的显示器插不上他HDMI的接口。

这时候千成私信魏琛说有个哥们也在U大,可以借。

蓝河接到千成电话时就知道准没好事儿。

蓝河:报喜还是报忧?

千成说哦也没多大点事,就我们团长想跟你借个电视机啦。

蓝河说你特么已经是兴欣的人了,不借。

千成说今天指挥是那个牛逼君莫笑哦。

蓝河十拒然动。

游戏真是个无遮大会,因为千成,蓝河很早知道自己和传说中仇家遍布全中国的犀利高玩君莫笑是一个学院的。

3.

那天的团带的很纠结,纠结得叶修重拾起戒了两天的烟。

因为把烟往地上扔并且滚到月中眠的地盘,月中眠很生气。

月中眠是寝室最小的,按魏琛的话说。

各方面都是最小的,除了脾气。

脾气大的月中眠把叶修的被子揪了丢到走廊。

被惊醒的叶修追出走廊时蓝河巧合经过,于是折回去拿电视机还给人家。

叶修:谢谢大哥,等下请你吃饭吧!

大清早你们寝室真激情。蓝河说。

叶修说不早了,他也准备出门。

蓝河:哦,我上班。

叶修说那改天再吃饭。

下午叶修在网吧。

由于最后一包烟被老四毁尸灭迹了,叶修去楼下买了包红塔山。

给钱时觉得收银员有点眼熟。

叶修想,好像早上见过。

叶修想,好像昨天晚上也见过。

叶修想,卧槽好像以前买烟也见过。

叶修问,蓝河吗。

蓝河:......

4.

荣耀里的大型副本通关记录是会保存的。

上次的没打好,继续打就是了。

“团长,寒烟柔说今天考试来不了啊!”

寒烟柔是个海外党,叶修表示凡事不能太勉强,叫其他亲友来吧。

“其实这个更加勉强。”魏琛说,为了凑五十人我把我外甥也喊进来了。

公频一排/鼓掌,闹着要看小正太。

叶修:别吹了,你那个话痨外甥今年十九。

公频一排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

魏琛让月中眠帮忙打。

月中眠说你求我啊。

魏琛:儿子,爸爸求你了!

月中眠说完滚你妈的,强行昏睡。

男寝对于父子之情总有莫名的执着。

叶修教育魏琛嘴上佔便宜是没有用的,我们还有很方法让他叫咱们爸爸,不缺这一次。

叶修发信息问蓝河,爹!要不要打冰蟾洞!

我把你当兄弟你却把我当父亲。蓝河秒回。

叶修:你孙子开的黑团不想找野人啊。

蓝河:我也是野人你不怕我全roll。

旁观的魏琛说野心真大。

“好的,尽管roll!大力roll!”叶修和魏琛说,反正他脸一看就比我们卫生间地板还黑。

蓝河满意的说、好的爷爷我答应了。

蓝河进团的时候,叶修点名迎风布阵。

“看好这是你孙子~”

蓝河说好儿子,给力。

叶修又回头对魏琛说,快叫我爸爸。

5.

叶修当月第二次被老四掀被子时,想起要请蓝河吃饭。

于是洗洗醒了,去蓝河寝室找人。

蓝河的室友很是勤劳,一大早的全部不在宿舍。

蓝河的室友也很是干净,地板是白的,被子是叠着的。

叶修想想长出菌菇的卫生间和大早在电脑前作业的室友,心里也是拔凉拔凉的。

叶修问蓝河有什么不吃,蓝河说没有。

叶修说那去吃牛肉粉丝汤吧。

很久以后蓝河还记得,那时候旁边有一台电视机,新闻在报无良制造商往粉丝里添加鞋底胶。

叶修说不知道这碗是回力还是新百伦。

蓝河捞着夹不断的细粉表示很后悔,他应该说自己不吃鞋底胶。

叶修:那你吃什么胶?硅胶?键盘吗?

蓝河:罗技的,你请一个我吃一双。

6.

双十一前夕,宿舍的电箱爆炸,间接造成附近网吧营业额爆炸。

断电断网之下,蓝河和室友去了网吧付费充电。

机子里有劲舞团有剑灵有飞飞有跑跑卡丁车有魔兽。

笔言飞:特么这网吧没荣耀?!

蓝河:是你说小网吧没人和抢网速。

笔言飞委屈地解释他以为这年头连村里都有荣耀了。

“网速不错,这是一个真正的上网吧。”这时候蓝河已经下载完荣耀了。

预计安装时间一小时。

蓝河很郁闷。

差不多到了11点,程序安上了,后面还有四个更新包。

蓝河非常郁闷。

叶修也很郁闷,他们公会和另一个公会在野外厮杀,12点对面公会一半人技术下线。

魏琛:真是勤俭持家的好同志。

叶修打开qq时看到蓝河跟他说学校电箱爆炸了。

“一天没上游戏去淘什么了?”叶修问。

蓝河:我去了一家没有荣耀的网吧,下载五分钟安装四小时。

叶修说你也不用上游戏了,隔壁一个团在躺尸。

蓝河截了电脑有的游戏发给叶修看。

蓝河:我想回归劲舞团了。

叶修:其实我当年是劲舞团一哥。

蓝河:......

蓝河不信,结果大伙去了劲舞团欢度双十一。

魏琛说这么玩没劲,提议谁输了就帮对方寝室拿一个月外卖。

于是他们分成两组。

于是笔言飞12月兼职送外卖,无薪。

7.

寝室晚上会夜聊。

魏琛躺在床上问叶修我们下个月的外卖小哥的是谁。

床下的叶修说蓝河室友啊。

老三问蓝河是什么。

叶修:上次借显示屏的那个。

老三:喔喔喔,那个电视机。

他说是超市买东西抽中的。叶修补充。

现在你们成为愉快的父子了?魏琛有点记仇。

叶修:他挺好玩的啊。

而且看见他我就想吃饭。

魏琛想这个蓝河一定是个胖子吧,看了让人特开胃的那种。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大家探头一看,叶修抱着热水袋笑抽。

魏琛:操,笑毛啊热水袋要爆了!

“那小子说他打翻咖啡键盘坏了,问我什么时候请他吃键盘,哈哈哈哈哈哈。”

魏琛觉得他这个大兄弟越发难以捉摸起来。

8.

临近寒假时,魏琛怀着雄心壮志买了大白菜和猪肉打算包饺子。

叶修摘了耳机问魏琛买这么多东西搞啥。

魏琛说他想包饺子。

叶修:那你烧多点,我把蓝河也叫过来。

魏琛说、哦胖胖啊。

什么胖子?叶修有点懵逼。

蓝河啊,魏琛说。

魏琛对蓝河的第一印象是个胖子。

第二印象是个瘦子。

结论他觉得叶修是个骗子。

叶修也觉得魏琛欺骗了他。

叶修:说好的饺子呢?这是疙瘩汤还是片片面?

蓝河不是很懂他们,他只是来吃饺子的。

因为室友大半都回家了,蓝河睡到魏琛他们寝室开夜谈大会。

魏琛说我明天坐火车回家。

叶修说我明天坐一号线转24路回家。

蓝河说我明天坐自行车去网吧不回家。

叶修问蓝河是不是换工作了。

蓝河解释他只是不想搬寝室所以去兼职,网吧管住管网。

叶修:你要不要去我那边住,管住管网管泡面你管打扫卫生就好。

蓝河:比起保姆我还是比较喜欢当网管,谢谢。

9.

再看到叶修时,叶修剪了头发。

他本人不觉得有什么区别,但蓝河说他丑了。

叶修没搞懂,就把蓝河也带去发廊了。

蓝河说我不想剪,叶修说我在这家弄了好多年,你也换个发型就不用妒忌我帅了。

叶修:过年了,就修一下吧。

理发师问想怎么剪。

蓝河说随便剪。

理发师说不能随便啊。

蓝河说那就不随便吧。

其实这不怪蓝河,他审美一般。

但小理发师脾气很不一般。

给蓝河剪了那种,特别短,短得无法挽救的平浏海。

特别的傻叉。

蓝河难过死了。

他本来也不是长得特别好看,往人群一丢压根找不着。

以前说不定有万中无一个小姑娘看上。

现在只能可能有大妈看上,一口一个干儿子。

叶修安慰蓝河不要难过,我们去吃烧烤吧,世上没有吃缓不过来的坎。

10.
 
叶修的经济状况像心电图一样。

天知道他的钱怎么来。

鬼知道他的钱往哪花。

四月时荣耀有个挖蛋活动。

挖蛋要铲子。

铲子可以自己做或者找NPC买。

蓝河一上游戏,叶修就问他借500币买个铲。

蓝河笑他怎么这么穷。

叶修:刚刚扩建了公会啊,钱都花光了,而且半夜工作室不在线,没地方买币。

蓝河:好的,那我500币把会长买下了。

然后交易叶修5000币。

叶修:土豪你可以包下会长十晚哦。

蓝河表示要仔细想想怎么用。

蓝河见过很多有钱但是抠门。

或者,没钱所以抠门的人。

像叶修这样看上去穷并大方的,是一种我为人人的精神。

虽然介绍的理发师把他头发剪得很丑,但叶修是个好人。

蓝河是这么想的。

11.

叶修大三那年出水痘,很严重。

以为是普通发烧感冒,吃完药睡了一觉,起来身上都是红点。

室友马上跟导员通报了,导员让叶修去医院,叶修说不去,他回家就好。

下午蓝河在游戏里问叶修感冒好了没。

君莫笑回覆非本人,他是魏琛。

魏琛:老叶不是感冒啊他出水痘了!

蓝河:啊?医生怎么说?

魏琛:没看!回家了!

蓝河:我靠水痘会死人的,地址发我!

到了叶修家门口,蓝河有点怂。

他想摁门铃,但是没有。

更怂了。

在门口靠了一会,保安大爷出来管事。

小子你有点面生啊!不走我叫警察了!

蓝河说走走走,这就走!

蓝河歇斯底里踹门。

叶修我艹你大爷的,开门!

吓得叶修以为房子开始拆迁了半梦半醒地出来开门。

12.

最后叶修去了医院,挂完号就下起大雨来。

想打车,可是出门时太急,两个人都没带多少钱。

蓝河坚持夏天的都是雷阵雨,说等一下就可以回去。

叶修:回不去了。

蓝河:可以回去的。

叶修:不管,我要睡觉。

叶修觉得这人巴着眼睛等到天亮也是可能的。

第二天回家后叶修说饿,指使蓝河给他去五百米外买烧鹅饭。

蓝河说烧鹅又毒又油的不能吃。

打开冰箱下了两碗鸡蛋面。

洗碗的时候叶修就躺在外边的沙发,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蓝河说这房子怎么没人住。

叶修:这房子是我妹的啊。

不过她和室友吵架了,都没回来住。

叶修:你为什么会来?

蓝河:因为我有免疫buff。

哦,你能不能编个好点的理由安抚病人脆弱的心灵。

叶修表示嫌弃。

之后没事干,蓝河挑了一张DVD放。

盘子里大部分是外语电影,蓝河和叶修说你妹妹也是不简单啊。

叶修:其实我C盘里也都是外国电影,不止欧美,还有日韩,你喜欢怎么样的?

13.

十二月蓝河生日,叶修请他吃键盘。

罗技的G310,蓝河收到乐抽了。

蓝河问你怎么知道我生日。

那时候魏琛在追一个女学委,叶修看聊天记录有点上脑,说因为我上心啊~

蓝河:......

叶修一惊,觉得这个逼装得有点不对了。

晚上蓝河要上班,叶修说那早点去吃麻辣烫当晚饭吧。

蓝河:生日能不能吃高级一点。

叶修:......

我要腐竹要丸子要土豆片要里脊蟹肉棒还有包心丸!

吃完叶修问蓝河饱了吗。

蓝河说饱。

叶修:新键盘好不好?

蓝河说好。

叶修:你去上班我去网吧好不好?

蓝河:好啊。

叶修:我们去打比赛好不好?

蓝河:......你在驴我吗。

说话直接点啊!

叶修说好,那我们去打个线下赛吧。

14.

因为荣耀线下赛,蓝河认识了包荣兴。

当时叶修为了奖金参加。

蓝河为了叶修想要奖金参加。

组织他们队的是包荣兴,叶修解释是他们公会的一个主力成员。

蓝河不知道包荣兴主力打什么,可能主力坑爹吧。

包荣兴就像一颗七十六年难得一见的哈雷彗星,把他兄弟的大学生涯撞出一个坑。 比赛输了不止,还得罪了人,可能包荣兴看上去特别有江湖味道,在网吧和对面“你瞅啥”“瞅你咋滴”一来一去就开火了。

杜明说这年头猩猩都会玩网游了还玩得忒有格逼。

因为战斗力悬殊,他们不卑不亢地跑了。

并且很有战术地分头跑。

这造就魏琛护花有功追到了学委。

这造就包荣兴正面硬扛踢到灯柱小指骨折。

这造就叶修和蓝河逃到江边吹了一阵风,回去冲了两包板蓝根。

板蓝根和安宫牛黄丸效果大概差不多,强身健体养颜安胎。

但叶修不喜欢感冒冲剂的味道,怒骂魏琛把自己的欢乐建基在别人的痛苦上。

魏琛:人人为我我为人人,我也愿意为你建基,你喜欢307的大胸还是204的腿玩年?

叶修:你那是宁我负天下人莫天下人负我,还有这两个都是沉重的负担啊?

蓝河说你吃颗奶糖冷静冷静。

15.

魏琛把学委带出来给兄弟介绍时,就在校门外的豆腐脑店。

学委长的很好看。

蓝河戳着甜豆浆上的塑料膜感叹青春。

小学时看见的青春是港产片,称兄道弟,热血江湖。

初中时看见的青春是台湾偶像剧,错过大雨错过爱情。

高一时看见的青春是国产爱情电影,啊哈哈哈哈嘿嘿嘿。

后来被各种试卷洗刷心灵,直到上了大学才明白故事里的精彩,因为它们都缺乏人性。

蓝河躺在床上问笔言飞、笔笔笔笔,什么叫爱过。

笔言飞说、不用对着照片撸。

老大:禽兽。

16.

大二暑假蓝河回他阿爷家去了。

阿爷家什么都好,就是没有网,不能上游戏。

一次叶修大半夜问他要不要看电影。

蓝河猜是游戏在维护。

蓝河:看什么?

叶修说你上次在我家放的DVD,出续集了。

其实蓝河自己也不是很记得那天看的什么,因为都是外国电影,所以他只好挑动画片。

皮克斯动画总被翻译成总动员这种反智商的名称。

那晚看的是一只老鼠和厨师的故事。

叶修看着和蓝河说他有点饿,汉堡到他这里刚好卖完。

蓝河:我这边的烧鹅饭很出名。

叶修:你是在刺激我吗。

蓝河:喊爸爸也带不了外卖给你吃。

叶修说其实我为了吃可以很拼。

为了证明自己很拼,叶修去了烧鹅很出名的地方。

17.

“儿子,你家乡的天气简直反人类。”

蓝河收到短信,细思极恐。

蓝河:你在哪?

“带我去吃烧鹅吧。”叶修说,我觉得我饿得可以吃下一条船。

蓝河觉得老家二十几年来都没像今天这么热过。

他问叶修你为什么来。

叶修:为了吃吧。

蓝河哦了一声,然后带叶修几乎吃遍步行街上不带重复的点心小菜。

吃到最后一间蓝河简直想骂娘,可能表露太明星,叶修问完叉烧多少钱一斤就走了。

蓝河:你不吃了吗?

叶修:没钱吃了啊!

蓝河说要不晚上住我家,省钱。

叶修说不用,他马上就回去了。

“等下和你说个事,还有机会我下次就去你家住。”

18.

后来蓝河和叶修说、我活到现在,有两件事希望此生不要重蹈覆辙。

其中一个是你这通电话。

叶修说、好巧,我也是。

回去以后叶修给蓝河打了个电话。

“蓝河,你是不是喜欢我啊。”,叶修问。

用白天那种叉烧多少钱一斤的语气。

叶修:要是喜欢不如吱一声呗。

叶修:还是你比较习惯咩?

当时蓝河心里有一万只羊纷纷扑街。

感觉像是小考作弊被发现,偏偏他二十多年来从没干过这种事。

有点想哭。

蓝河问,如果我说没有呢。

“那是我误会了。”叶修说,但我喜欢你是没跑了。

说完就挂了电话。

蓝河吓懵了,内心万羊奔腾。

过了一会,叶修接到个电话。

“咩咩咩咩咩咩咩......”

19.

开学时蓝河再登上游戏,装备落后人家不少。

上线打算和公会下副本,蓝河点了笔言飞进组。

蓝河:我回来啦!

公频复制了一片你回来啦。

蓝河:团长!什么时候开打!

团长:大兄弟!你赶紧搞装备!

蓝河悲痛地想,特么果然混不过去。

这时候叶修发了个组队邀请过来。

叶修:装备这么差,还是过来陪你男朋友喂鱼吧。

蓝河说我艹你为什么知道!

叶修:真的没有007在你们公会啊!

蓝河很无奈。

但蓝河是有责任心的人。

谈恋爱的责任包括陪他男朋友耍,或者被他男朋友耍。

他们去了一张冰川地图。

叶修带着他爬了一座冰山,让他往下跳。

叶修:小心别摔死。

于是蓝河落地前放了个技能。

然后他看到一群企鹅。

蓝河:这什么?

叶修:策划的彩蛋,可以喂。

蓝河吐槽叶修什么时候有这么萌的爱好。

叶修表示他只和C盘女神谈过恋爱,除了对撸外其他经验借鉴了下前人。

“你喜欢吗。”

蓝河败阵,老脸一红说喜欢喜欢。

两个人溜企鹅溜了一晚上,又截了几张图,走的时候有个神枪来了,蓝河想这么久才来了一个人,这彩蛋也是隐藏得很深。

叶修和那个神枪说一枪你今天起好早,看来是认识的。

神枪恩了一声说陪朋友,突然天上一个就战法砸下来啪唧摔死了。

20.

叶修实习回来的那天,带回宿舍一只巴掌大的土狗。

捡的时候不知道土狗不能吃干粮,几个老爷们忙东忙西的给一只狗喂奶,喂的牛奶,土狗肠胃还忒精细,吃了半夜拉稀。

于是大清早寝室就炸了,叶修领着狗躲去蓝河房间,蓝河套上外套又把叶修扫出去。

蓝河很果断说、走,去医院。

最近的宠物医院也很远。

检查完要买药买狗奶粉,为此他们花光了身上的钱。

最后是室友转钱给他们打车回去。

叶修:我觉得这个情况似曾相识。

蓝河:贫贱夫妻百事......

说了半句自己都不好意思。 

贫贱夫夫百世恩啊!叶修说,就这么决定吧。

在车上蓝河问土狗叫什么,叶修说二狗子,蓝河很嫌弃。

叶修:那你要叫什么,贱名好养。

蓝河:小不点!

叶修恩了一下,说小点你好,我是你爸。

又指着蓝河说、这是你爷爷。

21.

人在爱情面前总是仿如智障。

蓝河不是没想过两个男的在一起有没有问题。

应该是很有问题的吧!

抱着小点走回宿舍楼的时候,蓝河问叶修为什么会说喜欢。

一天我发现自己除了想见以外,找不到别的理由见你。叶修回答他。

当时路面就像突然冒了个坑,把蓝河给栽了。

千错万错,都怪他手红抽到电视机。

所以如果再来一次,就算破产他也会把那台电视机抽回来。

22.

魏琛从大二开始就和叶修说,毕业旅行他要带着妹子去有海的城市浪。

最后他们没有妹子也没有海。

因为钱,还有狗,他们只能坐几个小时的大巴去附近的镇上玩。

当年打过线下赛的队友都去了,和魏琛他们一寝室的人。

一部分人知道魏琛和学委吹了,一部分人知道魏琛家里出了事。

再过几个月,他们就不会在这个城市看到彼此。

大家都玩得很疯。

那时候魏琛在酒吧台上唱歌。

蓝河和叶修说,他现在要把包养会长的权限用掉。

叶修:听上去好棒。

蓝河:你再借鉴一下别人,这晚上人家谈恋爱干嘛我们就去干嘛。

反正这里没有人认识我们。

“好。”

23.

后来。

后来,叶修毕业了。

后来,小点越长越大,宿舍已经藏不住,叶修就把狗接出去了。

后来,蓝河也毕业了,两个人一条狗过起了生活。

后来,杜明的海归女朋友回来,说要结婚了。

后来,他们收到婚礼的请柬。

叶修:哎呦,一人一本红的。

蓝河打开请柬说卧槽杜明牛逼啊,这么早就结婚了!

叶修:他老婆是我们公会的。

“还有,我大四就开始赚奶粉钱,难道不是我比较牛逼吗?”

小点:汪汪汪!

24.

知道你牛逼了,过年去我家吃烧鹅,顺便住下吧。



 













评论 ( 48 )
热度 ( 553 )

© 纯情黄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