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偶然写段子(>﹏<)

【黄喻】 柴米油盐



因为是黄少,所以这是第一篇爆了9k的短篇,系列文见粥粉面饭。

不要太追求真实感,一个晚安小故事!



1.

黄少天曾经是个齐天大圣,天王老子都管他不住。

有车、有房、有家族经营的全国五百强企业花果山农产品。

还有一群精得像猴子的小弟。

这些,在他坐进保安亭以前曾经有。

如同孙悟空被压五指山下以前,风光一时。



现在的黄少天是只猴子。

他舅舅找他探讨人生哲理,黄少天说、我只想找个白骨精给我做饭。

魏琛问他、你有房吗?

黄少天说没有。

魏琛:有车吗?

黄少天说以前有,现在暂时没有,以后说不定会有。

魏琛:没车没房想什么姑娘? 

黄少天很不服气,反问魏琛有车有房有女朋友吗。

魏琛:我要当一个成功的反面教材。



当时魏琛笑得春风得意。



2.

给他烧饭的白骨精迟迟没有出现。

就连会订外卖的鲤鱼精都没有。



搬近新家的第五天,黄少天光顾附近一家便利店总共十四次。

第十五次店员和他说、你整天吃车仔面不太好啊。

店员字正腔圆的标普有点像处理游戏报错bug的在线客服。

这让刚打完客服热线的黄少天胃里酸水泛滥,翻江倒海。



黄少天:我不会告诉你老板你想偷懒的。 

你多给我一份鱼蛋!

店员笑眯眯地告诉黄少天,他就是老板。

黄少天很失望。

黄少天:那你可真不懂做生意。

“可能吧。”店主笑得更加分明,说、但我觉得这样做生意比较长久。



于是黄少天发现喻文州笑起来会有半边酒窝。

像个刚踏入社会的少年。



3.

黄少天很久没再去吃那不太好的车仔面。

直到一次他下班晚了。

十二月,很冷、还下雨,夜排挡也没摆出来。

黄少天深刻体会到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的拍。



那天喻文州玩的网游里有野图怪刷新,十点半刷新。

他平常十点下班,但考虑到离家有点远,喻文州带上笔记本,准备打完野图才回家。

反正他是老板,偶然可以发挥一下职权,延长营业时间。

喻文州本意是想多卖掉几包烟,所以没有锁门。

结果黄少天来了,说要吃面。



喻文州说熟食没有了,黄少天的注意力已经瞬移到他身后的显示屏。

“哇你也玩荣耀啊?哪个区的?ID叫什么?什么职业啊?PK吗?”

玩、十合一、索克萨尔、术士、不打。喻文州一一回答。

黄少天:不打就控告你玩忽职守。

喻文州:扣掉的工资已经被我们老板中饱私囊了。

我好可怜的。

黄少天:真不打啊?

喻文州说、不打。

参照经验,黄少天这种嘴很快的人,手速一般也很快。



黄少天听了特难过,一难过又想起自己晚饭没吃。

我饿死了。黄少天说。

回家找你妈啊,喻文州想,可是没说。

喻文州:老坛酸菜鲜虾鱼板还是香菇炖鸡?

“麻辣牛肉!”黄少天补充、辣放半包,水少一些,面要七分熟。

喻文州:......

黄少天:全熟也没关系,我不挑的!



喻文州端着十分熟的面回去时,黄少天正在玩他的笔记本。

黄少天:加上好友了,我的手快吧?

你的嘴也很快。喻文州说。



4.

夜雨声烦蹲守到索克萨尔并且和他干了一架的那天,夜雨声烦的操作者黄少天大失所望。

黄少天安慰自己喻文州一定是放水了。

结果喻文州复活起来,和他说这么打很缺耐力。

黄少天没忍住,把喻文州砍死在原地。

喻文州:你的手真快。

“哎呀我全键盘都设的瞬发快捷。”黄少天说、其实剑客也没几个吟唱技能。

索克萨尔暗戳戳的对夜雨声烦读了个死亡之门。



黄少天的手有点快。

黄少天的话也有点多。

黄少天想讲话就像系统要定期清扫一样,动不动就有几个G的垃圾梗塞网速。

单位里都是谢顶大爷,黄少天和他们抠脚抠不到一块去。

喻文州成为五百米以内唯一可以和黄少天谈几十万生意的人。

几十万游戏币。



所以技术差一些也是可以忍耐的,黄少天想。



5.

那时候黄少天待在一个随便加的公会里。

想换装备就去副本门口守那种9=1野团。

小红手组到的团一般不会太坑,坑的团已经红不出什么。

黄少天的手通常很红,除却他最后一次跟的野团。



团长的装备很好。

结果折腾半个小时打完老一,语气冲突,战法飘忽。

黄少天忐忑地看了一眼黄历。

估计是小学生写完作业来开团了。

团灭七次过了以后,和盲人按摩如出一辙的大力出奇迹瞎摸发大财。

他们开出了隐藏。



黄少天双手离开键盘准备去下个面吃。

无脑杠了几回没过,有人提议换指挥。

然后有个术士问能不能让他试一次。

黄少天端碗的手一抖,汤洒了出来。

这声音太尼玛像索克萨尔了。

黄少天边想边发私聊问。



最后隐藏过了,还摸出剑客的装备。

黄少天盯了私聊半天,这时候才收到回复。

术士表示他是索克萨尔的小号。

“你一个大公会的人怎么沦落得要跟野团打!”黄少天说、不是给嫌弃了吧?别再对我读死亡之门我已经准备好打断。

喻文州说公会这周已经开过团,他带个新人打。

黄少天:卧槽,这么坑你都带得下去!

喻文州:这么坑人家就看不出他坑了啊!



黄少天表扬喻文州有手段,喻文州回他一个中老年颜文字。

这人的良心也是大大的好,黄少天想。
 


6.

过年黄少天回老家,被魏琛拉去喝酒。

黄少天酒量一般,没喝几杯反拽魏琛去网吧。

拼酒有什么好拼的,我们来pk。黄少天说。

按辈分魏琛算是黄少天同婆异公的老舅,其实也没比他大多少。

魏琛:p你个旺仔小馒头,剑客打术士不如看两治疗互殴!

波涛汹涌哇。

黄少天:你上次不是说稍微会玩的术士吊打全职业吗?

魏琛:你他妈手快得跟土拨鼠一样能打得动吗?



黄少天去百度土拨鼠长什么样,觉得魏琛应该是在称赞他。



7.

三月,黄少天去找喻文州。



当时喻文州在店里给人扎针。

他招手让黄少天进去,黄少天不肯,等老太走了才进去。

怎么不进来啊。喻文州说。

黄少天:我怕我一惊一乍的你把针插歪了!

老中医你行不行啊!

喻文州笑笑表示他家开了几代医馆,别人背乘数表的年纪,他在背人体百穴。

黄少天:看不出店长你是个扫地僧!

喻文州说懂点皮毛,可以治治偏头痛。

黄少天:你还像弥勒佛!

喻文州笑不出了。



喻文州说夜雨你够了,听得黄少天虎躯一震。

“你觉不觉得这样怪不拉叽的。”黄少天表示其实他叫黄少天,少年不识愁滋味的少、却道天凉好个秋的天。

喻文州:......

黄少天:我知道你叫喻文州啊,名牌上写了。

哪个喻哪个文哪个州我都知道了,这名字挺好的。

“和余文乐有七分像啊。”



喻文州看了黄少天一眼,说你和黄秋生也有几分像。



8.

夏天店里招了个暑期工。

喻文州相对闲了下来。

黄少天问喻文州要不要组个队打竞技场。

喻文州说那他回家就上线。

回什么家,咱们去网吧!黄少天说。

附近只有一家网吧,机器老得顿卡就用脚踢回来。

喻文州本来想拒绝,但在黄少天嘴里溜了一圈,那种不是原则问题的问题根本不成问题。

喻文州突然觉得黄少天很适合去卖保险。



黄少天本来的公会解散了,申请去喻文州的公会。

喻文州开玩笑说申请理由不能为空白。

我想和你套近乎,这个理由很充足吧。黄少天说。

喻文州哦了一声说套近乎是有代价的。

黄少天:那我还是不套了,回头是岸!

“已经套上了。”喻文州点了批准入会,说有空带下小白。



9.

黄少天进会初期还是过着无组织无纪律的游民生活。



直到出了新的五十人副本,被他老舅喊去帮别的公会凑数,第二天喻文州开团问黄少天去不去。

黄少天一拍大腿哎呀卧槽进度给黑了。

我得敬老啊!

喻文州也一拍大腿说那我就很难办了。

黄少天见不得他朋友难办,只好想办法给喻文州办办。

然后借来一个装备不错的神枪充数。

黄少天本想让神枪号主亲自上岗,无奈对方把号传他后保持缄默。

黄少天心一狠表示死枪当活枪使,让喻文州组他。

喻文州乐呵呵的说少天你人真好。

黄少天最不经夸,走火把路过的小号一枪爆头。

喻文州:......

我也觉得我很好很好,你多夸夸我说不定会更好。黄少天说。



后来黄少天贯彻好人到底,每周副本进度都给喻文州的团留着。



10.

换季的时候黄少天得了感冒,请了假跑到人民医院看病。

流感高峰期院里人满为患,黄少天说要挂水,大夫开了张输液单就让他滚。

黄少天想起专治偏头痛的喻文州,要是当上了医生,现在应该坐在人民医院里焦头烂额。



黄少天回家睡了一觉,下午买了两份鸡腿饭加卤蛋去找喻文州。

黄少天啃着鸡腿想白天的事,问喻文州为什么没有当医生。

喻文州说没考上。

黄少天说、好巧啊!我也是没考上!

喻文州:你考什么?

黄少天:子承父业!我想当警察的!

黄少天说就是鸡蛋和鸡腿的关系。

喻文州点点头、说令尊是警司啊。

“不啊,我爸是斧头帮金盆洗手的大佬,我在往他洗白的方向努力。”黄少天澄清、他当保安
是退求其次。

喻文州吓得被饭呛着。



11.

房东的儿子回国了。

房东让黄少天考虑好搬家。

黄少天说能不能宽限几天,双十一刚过。

房东说那年底前搬走吧。



过了几天黄少天把他老舅叫出来陪他看房子。

魏琛说行,不过他白天有课要下午才能出来。

结果黄少天在离大学城最近的地铁站等到从五点等到七点,魏琛才和他说准备出门。



他们从大学城乘地铁去出租房花了一个多小时。

黄少天拿着中介给他的地址问路,路人说走十五分钟就到了。

路上每走二十步有一盏路灯。

但走四十步就有一盏是坏的。

魏琛看着漫漫长路说这可能要走五十分钟。



到了房子楼下魏琛问黄少天是不是打算炒凶宅,这鬼地方连信号都没有。

黄少天死心不息上去看了一眼,然后原路折返。

走到地铁站时已经过了营运时间,要打车回家。

喻文州微信问黄少天怎么没上线,黄少天往外拍了张照,说找房子找得好苦。

喻文州一看照片说你怎么跑到工厂区租房了。

黄少天说看来是被坑了。

喻文州问黄少天预算多少。

黄少天报了个数。

喻文州:看来你得再被坑几回。

喻文州安慰他。

黄少天表示洗白的道路好艰难,他想干回老本行收保护费了。

“别呀。”喻文州说、其实他知道有个不错的地方。

黄少天:哎呦卧槽文州你不早说!

坑死爹了。



“你看我当你房东行吗。”



12.

十二月的最后一天,黄少天搬家。

喻文州挪出上半天陪黄少天搬家。

喻文州的房子是二手买下来的,原户主是他远房亲戚。

两个房间,一间主卧一间儿童房。

租给黄少天的是儿童房。

除了刷成蓝天白云的天花板和黄鸭墙纸,黄少天觉得一切都很好。

黄少天问喻文州为什么这房间和外面装潢差距甚远。

喻文州说因为当时没钱。

理由很有说服力。

“床是新买的。”喻文州说、用你付的房租。

于是黄少天再没嫌弃儿童房。



下午喻文州要回去上班。

“店里谁在啊?让他把晚班也上了吧?工资双倍算我的。”黄少天说、你这么勤奋你老板也不会给你发工奖的,他抠得很。

喻文州说不行,大春晚上要和女朋友跨年。

黄少天:那你怎么办啊?

喻文州笑笑说往年怎么办今年怎么办。

黄少天:这样啊。

“让大春下班把店门关牢了,我请你吃火锅。”



13.

那天满大街都是出来跨年的人。

仿佛往人群堆里钻就能蹭上一身热闹。

火锅城的位子早被订完了,黄少天很沮丧。

喻文州说正好他也不想吃火锅。

黄少天更加沮丧,问喻文州想吃啥。

喻文州说想吃牛肉饭。

黄少天:哦!这个简单!

然后欢天喜地的跑去吉野家。



吃完饭黄少天提议去百货公司走一圈。

喻文州说也行,他想买咖啡豆。

黄少天没东西想买,就在店里挑了俩杯子结账,回家后送给喻文州。

黄少天:这两个可不是普通的杯子!

喻文州:哦?

黄少天:它们有名字的!

黄少天说、一个叫给你喝咖啡,一个叫陪你喝咖啡。

喻文州:看来我想独喝都不成了。

黄少天说那是当然的,你赶紧泡两杯来尝尝喝完我们下副本跨年!



他们组了几个野人刷本,打完老二时世界频开始倒数跨年。

黄少天说、没想到是和你跨年啊!

喻文州:和我跨年不好吗?

黄少天:本来以为要陪我老舅喝个醉生梦死冷醒不知道身在何方!

对比起来还是极好的。



14.

喻文州是个过日子过得挺细致的人。

黄少天本来以为,可能是自己过得太粗糙。



喻文州泡咖啡黄少天已经见识过了。

还有一整套茶具,用来泡茶。

一个专用的盘,用来泡脚。

黄少天问喻文州有什么是不能泡的。

喻文州摸摸耳垂说不能泡澡啊。

家里没有浴缸。



黄少天起初非常不习惯喻文州这个习惯。

并且相信自己可以游说喻文州放弃泡脚。

所谓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直到第二年黄少天放弃挣扎,冬天洗完澡自觉放一盘热水留给喻文州。



最能表现喻文州精彩人生的是他的厨艺。

喻文州偶然会下厨。

做菜水平比黄少天好。

但黄少天觉得喻文州做菜百分之八十的心思都不在于吃。



一次喻文州问黄少天有没有食物过敏,然后买了一冰箱的食材。

做了一桌子的菜。

黄少天:这个是什么啊?

黄少天问。

喻文州:二十四桥明月夜。

简化版。

这个呢?黄少天继续问。

喻文州:玉笛谁家听落梅。

也是简化版。

黄少天想、啊,原来喻文州是金庸迷。

喻文州再给自己倒了半杯红酒,说祝我生日快乐。

黄少天想、啊,原来喻文州真的是水瓶座。

吃完饭喻文州端起盘子走进浴室,打开莲蓬头,黄少天冲进去把人往回拉。

黄少天想、啊,原来自己酒量已经是垃圾中的战斗机。



15.

那时候黄少天已经在公会混得很开。

管理层唯一的姑娘过生日,公会组织了一个线上生日会,让男同胞每人献唱一曲。

黄少天受邀表演饶舌。

但黄少天不会唱歌,朗诵仓央嘉措全诗企图蒙混过关。

喻文州也不会唱歌,问姑娘能不能吹口琴蒙混过关。

结果大伙很欣赏喻文州的蒙混过关,很鄙视黄少天的蒙混过关。

黄少天呲了一声关掉麦,众人欢呼世界回归清静。



黄少天走进主卧就看见房东笑得一抖一抖的,神差鬼使地过去捏了下他房东的脸。

喻文州愣了下,问他怎么了。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也有点懵,想了半天才答上。

“你笑得好像海豚。”

黄少天说。

喻文州:少天,我总归希望下次我在你眼里能笑得像个人。

虽然这次进步了。

黄少天问他上次是像什么。

弥勒佛。

喻文州有点嫌弃地说。



16.

后来有段时间黄少天总是心心念念想让喻文州吹口琴给他听。

喻文州统一拒绝。

“我在你家住了大半年都没见过你练习。”黄少天说、你假装我不在家练习一下能吗。

喻文州说不行。

黄少天问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嘛。

喻文州反问、你能背仓央嘉措给我听吗?

黄少天:感觉怪怪的!

喻文州表示他也有同感。



17.

临近国庆,魏琛找黄少天吃了顿饭。



魏琛:大侄子,你准备好有个舅妈了吗。

黄少天:又不是后妈。

长得水灵不水灵啊?

魏琛拿手机里的照片给黄少天看。

魏琛:其实还没泡到。

离革命成功尚有一小步。

黄少天:老舅,我看你的一小步是人类的一大步,没戏啊!

加加林知道吗,你那种步伐就叫太空漫步。

“这一步要我们叔侄共同进退。”魏琛说,下个月跌死你开幕,帮我抢张门票。

黄少天:卧槽爱她就拿点诚意出来!

投入黄牛的怀抱吧。



黄少天最终没能拒绝替魏琛抢门票。

七点五十九分准时坐在喻文州的台式机前面不断F5刷新。

两分钟以后仰天长啸我操。

喻文州问黄少天是不是没买到。

“不,我传送了两次表单买了四张门票。”黄少天问喻文州、文州你要不要去玩?

其实黄少天想好喻文州一定说不去,然后他也可以去炒黄牛捞一笔。

没想到喻文州居然爽快答应说、

好啊我去。



18.

黄少天坐了十八趟生死时速过山车,下来吐了个七荤八素。

喻文州拿了瓶水给他,建议去玩些合家欢的。

“我只看到儿童不宜的成人游戏和汹涌的人头。”黄少天说、身高不宜。



午饭因为餐厅很多人,所以没吃。

晚饭因为餐厅东西很贵,所以也没吃。

回家以后黄少天下了三包方便面,煎了两只荷包蛋。

喻文州在外面喊蛋要老一点的。

黄少天:文州,其实你鼻子挺狗的!

黄少天喊回去。

喻文州:因为你从来没煮过荷包蛋以外的东西啊。



吃面的时候,喻文州告诉黄少天、今天玩得挺开心。

黄少天说哎哟是挺热闹的,像往年我们一起出去跨年!

喻文州说是挺像的。

少天,

喻文州喊他。

黄少天抬起头看他。

“我家里有点事,要回去一趟。”



黄少天觉得、当时喻文州脸上的表情就和他吐出来的七荤八素一样复杂。



19.

喻文州走时冬天才过了一半。

回来已经是早春。



期间黄少天给喻文州挂过三通电话。

第一次是说新年快乐。

第二次是问要不要打扫主卧。

第三次是报备他想把房间的墙纸给换了。

喻文州:少天想换什么?

太难看的不可以。

黄少天说你回来就知道了!

喻文州:我还没说行呢!

喻文州提醒他。

黄少天:行吧行行吧行行行吧!

求你了文州!

喻文州:那也不是不行。



早说行不就得了。黄少天心想。



黄少天网购了一大卷墙纸,收完件又觉得后悔。

因为要把家具挪开很费劲。

所以决定走艺术路线、DIY拼贴。

风格参考梵高。

喻文州看了以后感觉房间比家徒四壁还不堪。

黄少天解释,墙上是一条白海豚。

喻文州对其发表感言、新现代抽象主义。



20.

喻文州把店卖了。

就在他向奔三道路再进一步的那天。

吃完散伙饭,几个员工非得让喻文州陪他们去KTV续摊。

黄少天坐在包厢里觉得一切发生的太突然。

他问大春什么时候知道喻文州要卖店。

大春说一个月前喻文州已经通知他找好下家。

黄少天想、或许只是他知道得太突然。



上半夜大家都想把喻老板灌醉。

下半夜只有喻文州一个没喝醉。

黄少天一手抱着垃圾桶干吐。

喻文州想出去倒杯水,刚动身就被拉住毛衣下摆。

“喻文州你还有什么话没告诉我。”黄少天说、我以为我们很铁。

喻文州说、恩,很铁。

黄少天:很铁怎么不是第一个知道哦!

黄少天很委屈。

“店和房子,少天觉得我应该卖哪个?”

喻文州却问了他一个奇怪的问题。



21.

后来喻文州没出去工作,应付开销全靠接翻译。

黄少天总担心喻文州入不敷出。

喻文州说、那我就涨房租。

黄少天:哎哟卧槽,文州我这是关心你啊!

喻文州:有劳费心。

“我准备重考医学院,现在是备考状态。”



和学海无涯的高龄考生喻文州相比,黄少天的学海早已在天涯。

高中时把班导给打了,被停课,转到了中专。

中专没念完,他爹的斧头帮散了,一家门从沿海城市搬到内陆。

后来他爸的结拜兄弟说要去沿海城市做生意。

黄爸爸又把儿子赶鹅一样的赶过去谋个职位,黄少天当了半年挂名经理,毅然辞职。

黄少天觉得男人就该有自己的事业。

又去了摆地摊,卖伞。

三伏天,黄少天在烈日下滔滔不绝向路过的小姑娘推销阳伞。

而附近小区的保安在树下喝思乐冰乘凉。

黄少天坚持了两个月。

觉得所有青春已经土崩瓦解,只剩下青春痘是爱过的痕迹。



房租最终没有涨,倒是黄少天过意不去,定期上交伙食费。

喻文州二话不说收下,并且做了一道正宗版二十四桥明月夜。



22.
 
五一假期,黄少天去外地面基。

结果食物过敏,在医院待了半天。

朋友告诉他这家医院在当地非常有名。

黄少天:治过敏吗!

朋友说差不多吧,专治食物中毒,尤其吃菌中毒。



黄少天把过敏的事发到朋友圈,第一个给他留言的是喻文州。

黄少天心想、哎呀卧槽忘记给老中医设权限。



黄少天孜然过敏,不算很严重。

喻文州甲壳类过敏,很很很严重。

按照喻文州原话、肿得亲娘都认不出。

尚未入行的保单小王子黄少天面对喻文州说教,百口莫辩。

是是是是是!

对对对对对!

文州你讲得非常有道理!

黄少天和喻文州说这里的大夫一点不温柔,小孩都在哭。

黄少天:而且看上去太年轻了!

喻文州:你喜欢老的吗?

黄少天说外科医生越老越吃香啊!

喻文州隔了半天就回他俩字。

谢谢。



张佳乐交完费回来就见黄少天在排椅上笑得痴傻,一番深思熟虑以后蹲下和黄少天说、

你他妈笑得好恶心啊!



23.

人生由很多关卡组成。

有很多人在路上卡关。



黄少天以为日子会一直不过不失地过下去。

魏琛会娶一个长得像林志玲林青霞一样的女人作为他的合法舅妈。

黄少天偶然可以去蹭饭。

然后魏琛带着儿子反蹭饭。

再然后黄少天带着喻文州反反蹭饭。



黄少天从未想过这种生活追求都能扑街,而且摔得很惨。



九月黄少天回了老家,奔丧。

斧头帮帮规、兄弟孩子百日宴可以不去笑,兄弟死了妈必须去哭。

黄少天的外公,魏琛的爸死了。

魏琛悲痛欲绝,因为他老子死了。

黄少天也悲痛欲绝,因为魏琛老子给魏琛留下一屁股赌债死了。



黄少天不喜欢他外公,但魏琛是他好兄弟。

就算深知远水不救进火,还是送了五万给魏琛送给高利贷打水漂。



24.

黄少天回去以后抽风,拽着喻文州说我们去欣赏这个城市吧。

然后去了位于七楼的天台,理所当然地除了房人车外什么都欣赏不着。

连风都没有。



黄少天带了几瓶啤酒上去,坐在地板上喝。

喻文州陪黄少天坐在地板上,也想拿酒喝。

黄少天说、哎哟卧槽文州你别在七楼喝,太危险。

喻文州:真不知道我是怎么活到今天的。

喻文州苦笑。

黄少天:我也想知道你是怎么活到今天的。

黄少天开始数他所知道,关于喻文州的事,数完表示还是不知道喻文州怎么活的。

“你这么老实的君子是要怎么在社会上混。”

喻文州笑着说因为他也有不老实的时候啊。

黄少天又想捏捏他房东的脸,不过这次他忍住了。



直到酒都喝光了,喻文州说、我下楼买吧。

然后回家拿了两瓶超市打折买的格瓦斯和一把口琴上楼。



黄少天已经醉得连自己在喝什么都不晓得。

中国人在谈论梦想或者生意时,都得在自己或者听众之间选择其一灌醉。

以便日后拔屌无情。

有情有义的黄少天对于那晚上的记忆,也只剩一地空瓶子、黑压压的天空、

和在夜幕下吹口琴的喻文州。



25.

喻文州为了加紧复习,把翻译的工作推掉了。

黄少天很无聊,跟着他海外党的朋友去了美服荣耀耍。



黄少天问朋友有没有什么一定要会的词。

朋友想了半天,和他说、Lag。

黄少天就把这个词当成国服里出现频率最高的词汇用了。

我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

I Lagggggggggggggggggggg。

喻文州路过,表示看得出你很Lag。



和美国佬交流很困难。

加上朋友惜字如金的翻译让他倍感很困难。

想到喻文州那些千字一百二的翻译文章,黄少天挫败无比。

躺在床上想了一晚上,决定越挫愈勇。

第二天清晨。

黄少天在公会群里宣告暂AFK,把游戏个签也改成离开一段时间不要太想我。

不明觉历的群众问为什么。

老子要考幼师执业证!黄少天说。



黄少天说一不二真的去了报名,白天上班晚上上课。



喻文州问他有没有想清楚,黄少天说、我想得很清楚。

“政策开放以后生育率上升引致对幼儿园需求上升引致对幼师资源需求的提升,全国幼儿园都在招募壮丁当作儿童成长的重要基石。”黄少天说、又名为苦力。

喻文州:少天的确想得很清楚。



26.

过年时公会群众在只有吃喝拉睡荷尔蒙失调的日子里,想找点事干。

很有想法的管理姑娘说爆照吧。

大部分人比如黄少天很赞同。

少部分人比如喻文州婉拒。

黄少天问喻文州怎么不发,喻文州说自己不好看。

哪里,我觉得你挺帅的,就比我差一点。黄少天说。



黄少天在厕所换了好几个造型,最后发了一张完美的下半脸。

群众对黄少天的项链惊叹不已。

黄少天悲喜交加。

悲是他居然没有一只挂脖子上的戒指好看。

喜是他挂脖子的戒指是喻文州送的,因为戒指设计源自夜雨声烦用的武器。

“卧槽不就是游戏周边吗!”黄少天坚持装B说、哪里有我好看。



黄少天对这事惦记了半天。

半夜把照片发给远在洛杉矶的高玩神枪。

黄少天问这是啥。

周泽楷:雨。

黄少天深知周泽楷说话说一半的毛病,他的剑叫冰雨。

黄少天:很贵很贵很贵吗?戴着财大气粗吗?

周泽楷:黄牛贵。

黄少天:我戴有什么问题吗?

“有啊。”周泽楷说、这是戒指。

黄少天觉得和周泽楷这种戒指必须往手上戴,50年代穿越来的外星人无法沟通,尽管已经沟通了好几年。

还有呢?黄少天追问。

周泽楷想了半天,问黄少天冰在哪。

黄少天发了五十个问号给周泽楷,周泽楷发了条链接给黄少天。



黄少天点开一看。

荣耀武器周边第二弹:对戒冰、雨。



27.

魏琛离开这座城市的那天,黄少天到火车站送他。

魏琛说、帮我照顾好你舅妈。

黄少天表示能见到一定会。

魏琛又说、已经不是舅妈了。

帮我照顾好逐烟霞。

逐烟霞是魏琛女朋友的游戏ID。

黄少天说这个能见到,没问题。



火车站前面的广场,有很多卖盗版碟片的地摊。

黄少天和小贩搭讪、问他是不是听过很多歌。

小贩:是啊是啊你要什么我给你找!

要李易峰林峯还是于锋?

黄少天大喜,把喻文州在天台上吹的曲子哼出来,问小贩知不知道。

小贩:我看你是抽风。

黄少天说、你猜一次我跟你买一张唱片,蒙对了全包。

小贩狂喜,和黄少天对蹲蒙了半天都没蒙出来。

黄少天:如果有人给你吹情歌是什么意思?

小贩:要是少了情歌俩字就一定是对你有意思。

黄少天再问、如果还送你戒指是什么意思?

“你是智障还是和尚。”小贩说、快给钱。



黄少天塞了二十块给小贩。

“你才智障吧。”



28.

喻文州的考试在六月。

考完那天黄少天说要庆祝庆祝,让喻文州去以前店的地址等他。

喻文州:你想吃东北菜啊?

黄少天说完你当是吧就挂线了。



黄少天点了很多菜,喻文州撑得浑然忘我。

黄少天边吸粉条边问喻文州、你怎么把店卖了?

喻文州说、我要钱啊。

黄少天说、你怎么不卖房子?

喻文州说、我要住啊。

“那破店几年地皮价格涨不到百分之二十空调系统还坏的你转手倒贴一万装潢,房子涨价涨一倍卖掉可以搬进市区你不卖掉去卖店。”黄少天问、你倒是为什么不卖房子?

喻文州不说话。

黄少天:让我猜吗?

喻文州继续不说话。

黄少天:我猜你喜欢我。

喻文州说对啊。



黄少天觉得喻文州真是他见过最不老实的老实人。



29.

黄少天在浴室表演自敲自唱。



唱丢火车的晚安。

洗完出来喻文州问他怎么也会唱这个。

黄少天表示他去卖CD的地方缠着老板哼哼哼找,都没找着。

黄少天:后来我和百花哼哼哼找,他说这是民谣,然后就找着了。

黄少天说、我以为民谣都是啊五环你比四环多一环。

喻文州哈哈哈哈哈。

“你看我这点诚意够了吗?”黄少天说、我要追你。

喻文州:如果要天天给我唱五环之歌的话还是别追了。



我现在就答应你。



30.

晚安。

愿长夜无梦,望路途遥远,都有人陪伴身边。



晚安。






【番外 酱醋茶】



1.

公会一哥们被家里迫去相亲,紧张得全程在群里直播。



笔言飞:妹子说要迟到五分钟,她是不是不想见我啊。

群众说可能是堵车。

笔言飞:妹子说要迟到十五分钟,她是不是不想见我啊。

群众说可能是眼线画粗了。

笔言飞:妹子说要迟到五十五分钟,她是不是不想见我啊。

群众已经想不到拿什么理由安慰笔言飞。

笔言飞:卧槽妹子来了!

这是笔言飞当天最后一条消息,群众担心他是不是被白骨精吃了。



翌日笔言飞上线,群众让他发表感言。

笔言飞说是女神级别,既像范冰冰又像范玮琪。

黄少天说、他妈范冰冰和范玮琪哪里像了。

笔言飞不逼逼直接发照片。

群众很惊艳、卧槽!

黄少天很震惊、我操!



这既像范冰冰又像范玮琪还像林青霞和林志玲的姑娘。

是逐烟霞。

是陈果。

是他前舅妈。



2.

黄少天问笔言飞讨陈果电话。

笔言飞起初不肯给。

黄少天:她是我舅妈!

笔言飞:她还是我姑姑!

黄少天:你是杨过吗?我是黄蓉。

后来笔言飞想通了,说妹子也是家里迫着相亲的。

笔言飞:你没机会了。



黄少天一听觉得他老舅相当有机会。



3.

人霉着霉着就到头了。



魏琛毕业以后,吃了一年素菜盒饭。

陈果生日那天,吃了一个加卤蛋的素盒饭。

小妹以为魏琛还是点的一个素,少收他两块。

魏琛用两块钱买了彩票,中了一百五十万。



魏琛把债务还清以后,用剩下的钱和人合伙做生意,成为一代王老五。

然后在外地买了房。



黄少天听说魏琛回来,和他约在肯德基见面。

魏琛表示可以请他外甥吃全聚德。

黄少天:最是平淡最是真你懂吗。

魏琛说他人生不平淡到失真。

黄少天把陈果新的手机号给了魏琛,魏琛问这是啥。

黄少天:百合网世纪佳缘联合推荐的婚姻介绍所,你值得拥有。



一个礼拜后黄少天问魏琛有没有打过去。

魏琛说有。



黄少天欣喜若狂。

黄少天问、她是不是很感动?

黄少天问、她有没有哭?

黄少天问、你们聊了些什么啊!

“我和她说我是高利贷,问她有没有需要贷款、免息分期。”



4.

黄少天和魏琛说、陈果被家里迫着相亲,很惨。

魏琛无动于衷。

黄少天和魏琛说、逐烟霞在副本门口被守尸......

“妈的等老子上线!”魏琛补充、我去借号。

黄少天恨铁不成钢。



黄少天不懂魏琛。

魏琛说黄少天不懂女人、姑娘是要安全感的。

黄少天似懂非懂,他已经在搞男人的路上走得只搞懂男人了。



但黄少天觉得人是相互依存的。



5.

八月份的时候,单位周年庆。

很晚才结束。

男同事自告奋勇送陈果回家,陈果一一拒绝。

其实这么晚回家她也害怕。



那天魏琛想吃夜宵,走到地铁站附近买双皮奶。

遇见换乘公交车的陈果。

陈果也认出了魏琛。



魏琛震惊了半天、问陈果要不要吃双皮奶。

陈果也震惊了半天、拿出手机拨号。

魏琛以为陈果要报警,结果他电话响了。

陈果更加震惊、问魏琛什么时候变成高利贷了。

魏琛想了半天才搞懂陈果脑回路。



“说来话长。”

魏琛问、你愿意一边吃双皮奶一边听吗。



fin.





【后记】

这系列写了七个月。也总算是写完了。






评论 ( 59 )
热度 ( 324 )

© 纯情黄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