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偶然写段子(>﹏<)

【叶蓝】春生



讲真我想写连载。


1.

四月,蓝河单位进行了一场小规模裁员。

大约只裁了蓝河一个。

同事May姐安慰蓝河愚人节已经过了。

蓝河点点头,说谢谢阿美。



待业期间蓝河投了十来份简历,两周过去只接到笔言飞电话。

蓝河猜想他的简历已经被安置在资源回收箱。

笔言飞打来问蓝河年假还有多少。

蓝河表示一天不少,还没来得及用。

笔言飞把一天不少理解为还有很多的意思。

蓝河觉得笔言飞就是玉皇大帝派来人间参加旅行团的。



蓝河和笔言飞是高中同学。

当时蓝河家的业务还没扩展到成人纸尿裤,仅局限于婴儿纸尿裤。

而笔言飞是个富二代。

他们当了三年同学,起初两年关系不见得有多好。最后一年见不得有多差。

毕业以后笔言飞对于老同学近况十分上心,一去二来和蓝河成了老友。



“人不为五斗米折腰。”笔言飞说、咱们去旅行吧。

蓝河没告诉笔言飞他的盆骨已经碎了,再找不到工作得去麦当劳炸薯条。

蓝河问笔言飞这次去哪。

笔言飞没有正面回答,反问蓝河有没有看过一路向西。

蓝河:你开车?

“怎么可能,大春开。”笔言飞说、带着你那几房姨太太就好,其他我替你包办。

蓝河哦了一声。

去吗?笔言飞问。

蓝河说那去吧。

笔言飞:为我们的友谊干杯。



去他娘的找工作。蓝河想。



2.

向西之行的座驾是一台越野车,蓝河说看起来不像阿笔风格。

“是我的车。”春易老说、笔言飞的骚包日本车经不起折腾。

笔言飞闻言踹了排气管一脚。



春易老把钥匙甩给系舟,自己坐到副驾驶座。

系舟毕业后宅在家里炒期货,甚少抛头露面。

春易老忙着经营他开在北京路的广式重庆鸡煲。

蓝河相信他们情比春易老店里那口炒料的生铁锅还坚。

金价波幅太大,蓝河不愿意去想它。



笔言飞主张驴友是汽车旅行重要的一环,在穷游网找了个差不多大的哥们同行。

由于不是同城,他们约在韶关会合。



蓝河对韶关有段深刻的回忆。

高三时约好高考完去哈尔滨消暑,结果笔言飞模考考砸了,他爸要送他去留洋。

那年冬天温度特别低,连广州也预测会有降雪。

春易老说去韶关吧。韶关冷,下雪机会大一些。

于是他们四个跷掉补课,去爬丹霞山。在山峰上过了一夜,觉得冷就唱国歌,唱完觉得更加冷。

等到第二天早晨下了一场雪。尽管雪中夹杂着冰雹,还是很高兴。


3.

蓝河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醒来边上坐了个陌生的男人,应该是笔言飞找的驴友。



蓝河和对方互相打了招呼。

哥们你名字有点耳熟。蓝河说。

叶修:我爸叫叶问,你熟不熟?

蓝河:......

叶修:真的,骗你干嘛。



黄昏时他们在停加油站休息,晚霞和在城市看到的不一样。

很久没坐长途车的系舟下来就是一顿吐,无心欣赏。

蓝河想了想,钻进车里,把相机翻了出来。

“兴趣吗?”

叶修瞅见蓝河那一背包的器材。

蓝河说工作需求。

叶修问蓝河是干嘛的,蓝河表示自己是干旅游记者的。

叶修:听上去挺爽的。

“我在德国时喝遍长寿路长的啤酒街,喝完还爬山去蹦极。”蓝河说、肾都给蹦出来了。

叶修哈哈哈哈哈。

蓝河:你呢?

刚失业。叶修说。

蓝河再过几个月就二十七了,叶修看来要比他大几岁。

三十而立,蓝河有点同情叶修。

蓝河:这年头脸皮薄的被脸皮厚的踹走,脸皮厚的被后台硬的踹走!

不要太难过!



叶修连忙说是啊是啊,所以他打算自己当老板了。



4.

车子开到贵阳后,笔言飞才敢告诉蓝河他们要一路开去敦煌。

蓝河作势要跳车。

叶修:年轻人冷静点。

你身无分文很容易被卖到寨里当姑爷的。

对啊你这么好骗。笔言飞附和。

蓝河欲哭无泪,问笔言飞怎么不早说。

“武松也是被迫上梁山才会打老虎的。”叶修安慰蓝河。

蓝河指责他一派胡言,迫上梁山的是林冲,武松是自己走上去的。

笔言飞摇摇头,说罗贯中要哭了。



他们在花溪稍作停留。

花溪有很多苗民和牛肉面。

春易老向个苗族小姑娘买了条肥肠粗的苗银项链。

笔言飞问系舟苗银有没有投资价值。

系舟表示苗银不是纯银,但春易老是纯萝莉控。



附近有花溪第一牛肉粉,正宗花溪牛肉粉芸芸。

春易老说按照他开饭店的经验,这些都是挂羊头卖狗肉,不像他的广式重庆鸡煲表里如一,于是他们去了花溪第二牛肉粉。

点菜时叶修要了一盘麻油牛腰子,对蓝河说进补需及时。

蓝河愣着半天才接上话。

蓝河:我讲的话你别记得这么清。

叶修说得啊,你多和我说说我就记不清了。



5.

蜀地一连下了好几天雨,造成的泥石流把计划路线给堵了。

改道要绕好大一圈,最后他们去了一家导航都导不着的招待所从长计议。



叶修洗完澡去大堂看电视,发现蓝河也在。

蓝河看到叶修来了,把遥控器递给他。

叶修:在看什么?

情怀电影大战CG特效。蓝河说。

电视里正在放往年的贺岁片,叶修想起他也看过。

微草曾经是中国最好的特效团队。叶修感叹、他们有科班出身的硬技术和一个非科班出生的领导。

蓝河说、你也懂点门道哦!

叶修:我失业以前从事电影相关行业。

蓝河恩恩恩,表示自己毕业以前也想从事电影相关行业。

叶修问蓝河为什么毕业以后没想,蓝河反问叶修为什么失业。

导演把我剧本改了,我解了约。叶修说。



蓝河佩服叶修一个十八线演员居然活得如此硬气,无奈从长相能体验出这人演艺生涯多半一马平川。

蓝河:你演过什么啊?

叶修:呃,嘉皇朝。

演龙套大臣算不算。

蓝河:拿过金鸡奖啊,片酬还行吧!

“没赚多少。”叶修点了根烟说、编剧在中国地位不高。



蓝河目瞪口呆。

他想背过几十亿票房的制作人,

要不像郭德纲一样福相,

要不和郭敬明一样忧伤。

而不是像武林外史里,笑道在下只是无名之辈的落拓少年。



6.

春易老壮烈了,因为吃了太多辣子。

笔言飞遗憾表示真是个不争气的屁股,让春易老到后座趴着,换蓝河开车。

广元去陇南路上都是隧道,忽明忽暗的风景像倒带回放一样。

蓝河没开一会就猛打瞌睡,怀疑是被春易老阴了。

叶修很欣赏蓝河的驾驶态度,说能把悍马开成坦克稳的人不多。



他们在下午抵达兰州。

相机的记忆卡满了,蓝河没带笔记本备份,要去买新的。

蓝河把笔言飞他们送到宾馆休息,叶修没下车,说一块去。

蓝河喔了一声,说咱们打车吧,外边不好停车。



从苏宁买完东西出来,旁边的电影院正在放嘉皇朝2预告片。

蓝河:你写的吗?

叶修说烂片。

蓝河:广告打得很火啊!

叶修:我宁愿它没这么红。

“资方在这部电影上砸了不少钱。”叶修补充、大部分作为精神损失费。

蓝河不人道的笑了。

宾馆在西津东路上,附近有清真面馆,他们吃完牛肉面还打包了三份带走。

餐馆背朝兰州水车园,叶修说来都来了要不拍张照留念。

蓝河:行,我帮你照。

叶修说不了,你拎着面我帮你照吧。

蓝河觉得在景点前面拍照傻里傻气的,但又不好拒绝叶修,站着让他用手机照了一张。

帅吗。蓝河问。

叶修说不过不失。

“大哥,我对你的真诚感到很失望。”

蓝河嫌弃地说。



7.

蓝河高中时有个话特别多的师兄。

蓝河英语小考没过,被罚在操场背单词。

师兄不知道什么没过,被罚在蓝河边上倒背长恨歌。

他俩被同一个女老师罚,犹如难兄难弟一见如故。



后来师兄考进了B院的电影系。某天问师弟能不能帮忙演个罚站操场的角色。

蓝河义不容辞的答应,后来才知道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师兄参加了一个原创电影比赛。自编自导自己出任炮灰,但副导建议他帮自己找个配音。

那时候还没有美拍、秒拍、百度拍,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当导演。

师兄和几个高中同学组织出一个临时剧组。春易老、笔言飞和系舟也在其中。因为资金全花在租借器材上了,他们的工作室就是在必胜客无限续杯。

成品最终入围十强,但是没有得奖。

师兄把补贴金和他们平分,后来也没怎么联系。



从兰州走霍连高速到嘉峪关开了十几个小时。

蓝河想他师兄应该还在电影业发展,问叶修知不知道黄少天。

叶修:知道啊。

你想要签名?

蓝河表示已经有了,黄少天毕业时送了一堆写着自己名字考卷给他参考。

叶修:看来我不能怪他语文老师没教好,是他没学好。

蓝河问叶修他师兄混得怎么样,叶修说挺好挺精神。

蓝河笑笑说黄少天就是个像太阳能一样的人。



笔言飞站在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石碑前自拍。

上面写着万里长城嘉峪关。天下第一雄关。

蓝河想起嘉皇朝里公主在城墙上点起烽火的一幕。

叶修:导演也很喜欢那段。

所以在嘉皇朝2里,公主说完“这是我为嘉国纵的最后一把火”就从城墙上跳楼了。

蓝河哈哈哈哈哈。

叶修:我气得想跳楼。

苏沐橙根本不懂演戏,何苦让她主导一个长镜头。

苏沐橙是嘉皇朝的女主角,蓝河对她率真的演技有所耳闻──旅游版和娱乐版只有一桌之隔。



观众会把注意力放在苏沐橙真好看。蓝河如此安慰叶修。

叶修:那么你呢?

“以前可能也是苏沐橙真好看。”

蓝河补充、以后会注意一下编剧是不是叫叶修。



8.

进入敦煌市后,叶修说他可能在景区逛久一些,要不分开走吧。

系舟提醒他敦煌临近乌鲁木齐,时不时有套马杆的汉子出来发生和旅客冲突。

笔言飞问春易老愿不愿意和叶修一组。

笔言飞:你当过兵嘛。

春易老表示他在部队里喂猪的,还不如让蓝河去。

叶修诚惶诚恐的看了蓝河一眼,说看不出你很能干。

“蓝哥醉拳十二段。”笔言飞插嘴。

蓝河:滚蛋,那叫太极。



最后笔言飞、春易老和系舟雇了导演包车去景区,把悍马留给蓝河开。

玉门关景区门四十块一张,敦煌西线的必经之路,过路都需要付费。

他们老实巴交的买了两张。

到了月牙泉,门票涨到一百二。

叶修问蓝河介不介意逃票。

蓝河说介意,但可以智取。

蓝河用学生证买票,半价。再和叶修均摊,一人九十。

叶修:这样你就贵了啊!

蓝河:我这是不正当使用学生证。

你让我缓冲一下罪恶感。



一路上叶修用索尼的数码相机随意地拍。

蓝河表示可以把单反借给他,但叶修说索尼是他采景的老伙伴。

蓝河尝试像那些在珠江边上对着对岸猛照的游客一样随意的拍。无奈强烈的日光照在月牙泉的湖面,照片全是过曝,只得认命去后备箱拿减光镜。



四月份的敦煌热而且干燥。

或许因为过于干燥,以至于玉门关春风不度。

但王之涣是山西人,山西的春天又是否潮湿,蓝河并不知道。



9.

蓝河在鸣沙山上待了很久。

叶修起初以为那是摄影师的偏执,后面怀疑小伙子搞起了行为艺术。

走了吗。叶修走过去问蓝河。

蓝河:你能开车吗?

叶修说没有驾照。

蓝河:打给大春让他来开,我沙盲了。

叶修:所以你一直待在这里啊?

蓝河说、其实我慌得想唱国歌。

叶修:那大声喊出来啊!

蓝河:喊什么啊,喊起来还是喊救命啊!

叶修说你可以喊我。

“你是皮卡丘吗。”蓝河反驳说、太丢脸了!



最终叶修没有打给春易老,自己把悍马开回敦煌市区。

蓝河:你不是没有驾照吗?

叶修:皮卡丘不会无证驾驶,但是我会。

蓝河心想和皮卡丘有什么好比的。

回到旅馆以后叶修把帘子拉好,叫蓝河闭着眼休息。期间笔言飞一行人回来,叶修简述了情况,让他们留在旅馆等自己买药回来。



10.

按照计划行程,第二天是去莫高窟。

但蓝河眼睛没好全,说不去了。

叶修:那我也不去。

蓝河:为什么?

叶修:为了留着陪你,感动吗?

蓝河说没有。

“那我说实话了。”叶修说、你这小没良心的不在了,谁给我智取逃票。

蓝河听完表扬叶修真是个实在人。



吃饭时蓝河总觉得叶修在盯着他瞧,也有可能是心理作用。

看什么呢?蓝河问他。

叶修说看你胡子长出来了。

蓝河伸手摸摸下巴,的确有点硌。

他脖子以上的毛发生长缓慢,脖子以下不得而知。平常维持着例行公事的频率刮胡子,这两天可能因为受到维b2的滋润而疯长。

蓝河:你看我这样是不是忒有男人味。

叶修:大兄弟,陆小凤很有男人味吗?

蓝河说你怎么和我爸一样喜欢陆小凤!

叶修说、你这样我很惶恐,我哪来你这么大的儿子。

蓝河:你多大?

叶修说二十九。

蓝河这下也很惶恐,说我以为你三十有几。

叶修没声了。蓝河听见他走远又折回来。

叶修:胡子刮一下吧,你还要装嫩呢。

叶修拿了剃须刀回来。

蓝河说我看不见怎么刮。

我来弄啊。叶修说。

蓝河十分惶恐。



由于蓝河立场的不坚定,最终也没能阻止叶修把剃须膏涂上他的脸,他俩差不多高,蓝河得坐到洗手台上,方便叶修仰着头刮。

蓝河想起小时候站在小板凳上给他爸刮胡子。

但要让叶修当他儿子,蓝河想想还是算了。



11.

向西之行结束以后笔言飞和他的同学将会回到广东,而叶修则在敦煌多逗留几天,再从嘉峪关坐飞机去北京。

离开前一天,笔言飞表示纵然天下无不散之筵席,但筵席还没吃就散难免太可惜。

春易老说、吃货。



大伙去了沙洲夜市吃散伙宴。

笔言飞点了一桌子菜,还有酒。

餐馆老板说虽然我有葡萄美酒,但介意你们喝到醉卧沙场。

于是笔言飞和餐馆老板一见如故,认为彼此都是有文化的吃货。

系舟说不怕吃货,就怕自以为有文化的吃货。

敦煌的夜市会持续到凌晨四五点,子夜刚过笔言飞已经唱起草原最美的花。

叶修因为酒精过敏不能喝酒,无聊得很,问蓝河要不要去夜市逛逛。

蓝河问那笔言飞他们咋办。

叶修说老板不会介意他们促进民族大融和的。



敦煌日夜温差大,晚上才十多度。

蓝河本来就没喝多少,冷风一吹整个人都清醒了。

这会蓝河眼睛好了,但是没拿相机。只是穿梭在市集之间,走马看花。

叶修在卖饮料的摊档前停下,问蓝河要不要买。

蓝河下意识的点头,并莫名其妙地想、这人也将会像他过去旅行里的过客那样,不再有关联。

杯子上的覆膜写着杏皮水。

蓝河尝了一口,味道和酸梅汤差不多。

叶修:酒醒了吗。

蓝河说醒啦。

心里想你他娘的没喝酒怎么也跟我一样莫名其妙。

你现在拿多少工资。叶修问。

蓝河老老实实报了个数目。

“挺能的啊。”叶修说、这个数目加百分之二十,五险一金自理,你来给我打工吧!



12.

当时蓝河愣了半天才问叶修真的假的。

叶修说比他爸叫叶问还真。

蓝河:那就是你爸叫叶问是假的。

叶修:小年轻别这么死心眼行吗。

蓝河问叶修干什么的啊?

干电影。叶修说。

“我不懂你们那么深奥的。”蓝河说、只是喜欢而已。

叶修摇摇头,告诉蓝河他也喜欢拍照片。



受到师兄影响,蓝河考大学时想过报Z校的电影学。

那时候春易老说要是考上了,你家族企业得扩展到女性市场。

蓝河不懂纸尿裤还能怎么扩到女性市场。笔言飞敲了他的头,说卖卫生巾啊。

蓝河幻想他日有了女朋友,对姑娘说试试我们家的新产品,姑娘会不会觉得他耍流氓。

十八岁的蓝河,已经明白梦想和现实不能够兼爱,只能够折衷。

何况二十八岁的蓝河。



喜欢摄影,并且水平可能和在珠江边上对着对岸猛照的游客无异的叶修说、

在走进去以前,我们喜欢的风景单纯而美好。

13.

六月,蓝河投出去的简历终于收到回音。

他被一家广告公司录用,但待遇和薪酬不如从前。

蓝河问能不能再让他考虑一下。

电话里的女声告诉蓝河、这已经是第二次打来了。

可蓝河不记得有过第一次。



蓝河很郁闷,而且饿。就去楼下排档打包一份反沙芋头。

老板娘坐在收银台用手机看娱乐新闻。

声音很响,所以蓝河听见苏沐橙和嘉世影视解约了。因为是提前解约,还支付了大笔违约金。

发布会上记者向苏沐橙提了很多问题。

部分低俗得蓝河不想承认自己和这些人同行。

蓝河一边吃芋头一边看手机,老板娘怕他站着累,拉了椅子过来让蓝河坐。

蓝河说不用,他多待一会就走。

记者的最后一道题是问苏沐橙有没有整容,苏沐橙说──娘胎里整的。

老板娘摸摸自己的大脸,表示娘胎真是世界上最多失败个案的美容医院。



回去以后蓝河给叶修挂了个电话,问他还有没有职位空缺。

缺得很呐!叶修说。

蓝河:工资按上次说的?

你会不会很亏啊。

“楼冠宁说效益工资就是雇八个人发十个人的工资、干十六个人的活。”叶修补充、搞矿业的那个楼冠宁,我们幕后的大老板。

蓝河这下知道叶修财大气粗的资本从何而来了。

你这是剥削员工。蓝河鄙视。

叶修说、不打紧我们有心理辅导。

蓝河:你吗?

叶编。

叶修:聪明。

“还有,叫叶导。”



14.

叶修当时在西宁。

蓝河百度了,海拔两千多米。

虽然有心理准备,但是心理准备并不抗高反。下了飞机还是得吃药。

叶修似乎已经在西宁待了一段时间,见面还给蓝河表演了几下蛙跳。

还有个戴墨镜的姑娘和叶修一块来,姑娘摘下墨镜以后蓝河感觉自己高反又严重了一些。

叶修:咱俩都是背过几十亿票房的人,你看到我怎么就不给反应呢?

叶修很郁闷。

因为蓝河高反,叶修没有驾照。唯一健全的苏沐橙开车载他们到宾馆,车技狂野得不敢恭维。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蓝河陆续认识了其他《燎原谣》的剧组成员。

女一号是苏沐橙,听说片酬为二十包卫龙。

男一号是苏沐橙的粉丝,叫莫凡。片酬是和偶像一起吃卫龙。

还有在美院由于出席率欠奉而挂科连连的造型师。

包荣兴本人声称是忙着打架。

蓝河两眼发黑,问叶修怎么全是野路子。

叶修:你不也是半路出家吗?

蓝河无言以对。

叶修让蓝河别担心,至少电影特效是微草承包。

蓝河:王杰希做?

叶修点头说、王杰希。

“的徒弟做。”



看起来比较专业副导魏琛给蓝河简述了工作内容。

魏琛:很好干的,就是打杂。

但蓝河听了觉得一点不好干。

这明明是场记的活儿!蓝河坚持用专业名词。

叶修一直在旁边默默抽烟,这时插嘴说、

“不就是个保姆嘛。”



15.

剧组的装备参差不齐。

导演、副导演还有器材坐蓝河开的金杯车。

其他人坐包荣兴开的路虎,从西宁出发去敦煌。

叶修解释、路虎是赞助商老板女儿的座驾,撞坏了不用赔。金杯是他和一个卖古董的朋友借的,要完好无缺的还。

蓝河表示理解、难怪这车也像古董一样。

他们经宁大高速一路往北开到酒泉,休顿一下又马不停蹄向敦煌进发。

剧组里面有比蓝河更晚到西宁的,刚下飞机就换乘二十几小时长途汽车。蓝河原以为他们要累垮,结果下车个个精神得像神经一样。



旅馆都是双人间、蓝河和包荣兴分在一块。

自称忙着打架所以挂科的包荣兴一米八几,蓝河坦白说我有点怕你。

包荣兴:怕个球哦,我是忙着打拳皇。

蓝河:……

包荣兴是个自来熟,领着蓝河去串门,把人叫到房间斗地主。

十点多叶修来敲门,让蓝河温馨地监督大伙熄灯睡觉。

蓝河说不干,这让他想起在大学当查房僧的惨痛过往。

叶修:工作范围。

于是蓝河不情不愿的干了,并归咎于自己长得特别守规矩。

“还有明天五点叫我起床。”叶修说、个人请求。

蓝河哦了一声,设好闹钟。



翌日清晨,蓝河用房卡刷开导演房间的门,看到叶修已经起床了。

蓝河:叶导,早啊。

叶修:现在还是私人时间呢!

别提着我上岗。

宾馆的厨房大清早还没开始做饭,早饭是在外边吃的臊子面,八块钱一大碗。

叶修问蓝河剧本看完没有。

蓝河老实说看完了。

蓝河:刚刚还是私人时间啊!

叶修:因为我是导演你不是。

叶修开始讲工作细节,蓝河听久了觉得话里有话。

叶导咱们直奔主题吧。蓝河说。

叶修笑笑说被你瞧出来了。



16.

之后叶修坦白交代会找蓝河参与剧组是因为知道他在找工作。

我额头上写着失业人士吗。蓝河问他。

“我只知道你在找工作。”叶修解释、我替你接了广告公司的电话。

蓝河这就想明白为什么前台说是第二次打给他了。

生气了?叶修问。

蓝河:我又不是死脑筋。

蓝河隔了半天才接话。

叶修:但你小子是死心眼啊。

蓝河:我还是林冲呢!

恩,我保证你接下来比打老虎还要累。叶修说。



回去时天才刚亮。

叶修用指头夹着烟在前面走。

蓝河在后面慢悠悠的跟。

在叶修刷房卡进门前蓝河叫住他。

“叶导。”

蓝河说、我会好好干的。



17.

诚如叶修所言,蓝河在往后一段时间里忙得像个球。

蓝河跟他妈聊视频,蓝妈妈问儿子为什么情愿去内蒙古放羊都不肯回家卖纸尿裤。

蓝河哭笑不得。

当初魏琛告诉蓝河当场记不需要经验,全靠狗一样的意志力。

“胡说八道,什么狗一样。”叶修掐了魏琛的烟,说这事情是用信仰在做的。

蓝河不知道叶修是信佛信观音还是信菩萨。

直到后来在赌场遇见攥着存折玩梭哈的客人,才明白信仰是种赌资。



由于经费有限,在景点附近的拍摄必须在清晨或者深夜进行。

剧本讲述异国少年与乐师飞天的奇遇,蓝河感觉和聊斋差不多意思。

苏沐橙穿得像莫高窟壁画上的仙女。

在清晨的沙丘上,舞步飘渺而炽热。

蓝河看得发怔,直到叶修拿剧本拍他才想起喊卡。

“沐橙是B院舞蹈系出生的。”叶修说、她想当舞编。

蓝河想难怪苏沐橙的演技一直为人诟病,敢情人家根本没想过当那块料。

蓝河:看来事与愿违不偏不倚地砸在每个人身上。

“老夫穷得连可以违的愿都没有了。”魏琛插嘴。



苏沐橙走回来时,一直在装思考者的莫凡手忙脚乱地拿了毯子给她裹上。

虽然气温不到十七八度,但民族舞是高强度运动。

蓝河能看见说好冷好冷的苏沐橙额头上有汗。

蓝河给了好评、说演技还是有的。

叶修:真当观众是瞎的。

叶导给他的女主角打差评。

蓝河:你怎么像老丈人挑女婿。

叶修:岳母在哪里赶紧让我瞧瞧!

这你得问岳飞。蓝河说。



18.

最后一场外景完结在八月中旬。

造型师包荣兴亲自上阵饰演反派。虽然作为配角包荣兴未免太抢眼。

为了营造实感,《燎原谣》的服装以及道具都含金量十足。

包荣兴用的弯刀、连同座驾路虎都是武指唐柔的私货。

蓝河搞不懂唐柔一个女孩子为什么去当武指,还是个忒有钞票的女孩子。

唐柔解释说、人有钱就犯浑,我尽量在变成混球前自我拯救。

蓝河发现自己既搞不懂穷人思想,更搞不懂有钱人思想。



《燎原谣》的结局是典型到不能再典型的人鬼殊途。

尽管蓝河这么认为,他在电影院看的时候还是不禁流下生理性的男儿泪,因为被坐他旁边的胖子踩了一脚,很疼。

苏沐橙饰演的乐师带着异族少年逃进洞窟、自己和贼人同归于尽。少年看见洞窟墙上的壁画,才知道和乐师相同的飞天还有成千上万只。

乐师骗了他。少年一直相信乐师是唯一的飞天。



电影的最后定格在少年从洞窟出来,面对万里黄沙的画面。按照剧本蓝河应该喊卡了,但叶修制止了他。

莫凡就像他的偶像一样并不懂得演戏,剧本完了,他的戏也理应完了。

彼时镜头外的苏沐橙朝莫凡挥手,身上的珠饰摇得啷啷响。

莫凡回过头。看见苏沐橙站在摄像机后面冲着他笑。

他不解其意,露出一个迷惘的眼神朝着偶像发呆。

──后来这个眼神被观众赋予了极高的评价。

“不懂演戏的人觉得最难演绎真爱,奥斯卡影帝认为最难演绎不爱。”

十八个月后,兴欣工作室的美术监制包荣兴如此文艺地解释。



拍摄现场的蓝河再次被剧本敲打。这次是屁股。

叶导非常满意,说可以收工了。

“卡!”



19.

剧组离开敦煌前一天,包荣兴在市集胡吃海塞吃坏了肚子。

蓝河盘算着时间,觉得包荣兴拉得差不多了。

蓝河:包子!我能洗个澡吗!

蓝河在门外喊。

包荣兴:好的!没问题!

包荣兴冲马桶。

蓝河进去脱衣服。

二十秒以后。

“啪啪啪啪啪!”

包荣兴拍门说、蓝哥!我想拉!

蓝河:你再忍一下!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biu!”

包荣兴:蓝哥……

蓝河打开门说、我知道你想拉了。

蓝河怀疑包荣兴肠道里有一座九曲桥。



十点的时候叶修提醒蓝河查房僧该查房了。

蓝河表示大佬你的马仔都还没洗上澡。

蓝河:包子占着浴室了。

叶修:早说啊!

门给你开好了,速度来洗。



于是蓝河借用了导演房间的浴室。

洗完出去,叶修坐在床沿看电视。粤语片。

蓝河:你听得懂啊?

叶修说听不懂,但是魏琛懂。

蓝河问、那魏副导呢?

叶修:去喝老酒啦。

那套电影蓝河以前看过,经典港产警匪片。他边擦头发边看着回味回味,叶修让他坐下看,蓝河说我看看就回去。

坐着看吧。叶修说。

蓝河:还得去查房呢。

叶修没再劝了,直接伸手把蓝河拉着坐下。

坐到自己腿上。

“叶导,干什么呢。”

蓝河很受惊。想站起来,又被拉下。

“潜规则你。”叶修说、这种时候别叫叶导行吗,你让我觉得自己是个糟老头。

蓝河解释他认为潜规则多半发生在导演和适龄女演员身上,再不济也是男演员。

叶修:潜不下手。

保姆你就潜得下手了?蓝河问。



叶修突然领悟什么叫自作孽。



20.

叶导人生首次搞潜规则以失败告终。

魏琛没带钱包,半路折回来。

蓝河听见刷房卡的声音,条件反射跳了起来。魏琛进来以前叶修问他有没有事情瞒着,蓝河决定借用电影对白回答。

“叶哥。”蓝河说、

出嚟行,预咗要还。



蓝河回去后,魏琛默默抽烟。

你听见了吗。叶修问魏琛。

魏琛:听见了。

叶修:他什么意思啊?

魏琛叹了口气。

“老叶,拖欠工资不是良好行为。”

叶修:……



21.

棚拍部分进行得很顺利。

唯有人多口杂,关于《燎原谣》剧组的谣言蓝河听见不少,也有向他套话的。

但蓝河不是刚出社会的愣头青。

他十分好学,熟读冯宪君的职场生存法则一百条,知道在工作岗位上每个器官都要独立运作。虽然这种学问敌不过后台硬。

蓝河开始考虑明年改拜洋菩萨,哈利路亚。



后来叶修主动告诉蓝河,制作的确超出预算。

蓝河:搞定了?

叶修笑笑说、搞不定还问你借不成啊。

成啊。蓝河想。

叶修告诉蓝河新的赞助商他也认识。

蓝河说这圈子就算比索马里海沟还深,他也只知道他师兄而已。

叶修:恩,黄少天的工作室。

蓝河不知道投资一部电影要多少钱,但看来黄少天的确混得不赖。



九月,《燎原谣》的制作组都在影棚附近的租房里度过。进行剪辑样片和录音一类的工作。

之后苏沐橙应邀去当她的舞编、包荣兴开学得去报到,并且发誓洗心革面不打拳王直到毕业。

纵然分道扬镳,但包荣兴成为蓝河心目中的一个形容词。

每当遇见一个有异禀天赋的人,蓝河就感叹:可以的,这很包子。



22.

《燎原谣》项目进入后期阶段。

叶修问蓝河之后有什么打算,要不留着干。

蓝河说不了。他的全职作家既兼职富二代好友把敦煌之行改编成小说出版,红得发紫,前几天致电来关心老友近况,介绍他一份广告公司工作。

叶修:我这边不好吗?

蓝河说好的很,是他安全感缺乏。

叶修听见老脸一红说再没胆子搞潜规则了。

“叶哥。”蓝河跳起来说、你想哪去了。

蓝河受到了惊吓,把泡面给打翻了,汤汁洒在外接键盘上。

他扯了沙发套去擦,擦完想起自己键盘是可洗式,挫败地把沙发套扔进洗衣机,键盘扔到脸盘里洗。

叶修问蓝河是不是经常倒翻东西。

蓝河说、经常。

“鲜香麻辣咖啡味儿的键盘你要不要来一块。”



由于最后一碗泡面被打翻了,晚饭变成去外面解决。

那天饭店在做活动,微信扫码付款打九折。

叶修解锁手机时蓝河看到屏保是张逆光的人像,因为光线问题面容模糊,但蓝河知道那个拎着三碗面照相的傻叉是自己。

蓝河问、什么时候换上的?

叶修:拍完就换了,后面越看越顺眼换不下来。

回去路上蓝河表示他下周就要到新单位上岗了。

叶修:车票买好了吗?

蓝河说、买好了,叶哥。

叶修说以前在嘉世影视的时候也有个小孩儿叫他叶哥。

蓝河:怎么样的?

叶修说、傻逼。

蓝河觉得自己也好像被骂进去了。



后来他们在租房楼下的便利店买了龟苓膏。

叶修一直觉得那玩意特难吃,而且里面没有乌龟。

蓝河说、假的也吃了吧,降火。

叶修:怎么着了?

我看上去火气很重吗。

“预防胜于治疗。”蓝河说、



阿修,我喜欢你。



23.

蓝河在新单位入职满一年,老总问他愿不愿意去子公司。

蓝河苦着脸问要调到哪,老总说黑龙江。

蓝河:老总,我们哪来的东北三省子公司。

老总说他觉得调职还是弄得愁云惨雾好一点。

“调去杭州开心吗?”



《燎原谣》作为暑期档上映,创立了今年票房新记录。

而叶修在成立自己的电影工作室以后,宣布退出导演界。

传闻闹得沸沸扬扬,蓝河听回来版本是:做导演太他妈累了。

──叶导本人口述。

蓝河没把调派到杭州的事告诉叶修。但事与愿违不偏不倚降落在他身上。

蓝河带着一只八哥从花鸟市场出来,迎面遇见叶修。

蓝河:怎么你也来了。

叶修表示办公室的锦鲤长寄生虫了,他来买打虫药。

叶修:你呢?

蓝河说来出差。

叶修:来多久啊?

怎么都不和我说一声。

蓝河说就三天。

叶修:三天你还买只鸟?

蓝河:杭州的鸟特别好。

我也觉得特别好。叶修说。

蓝河:......




“都交往一年了。”叶修感叹、你的演技真是一点没有长进啊!









评论 ( 42 )
热度 ( 350 )

© 纯情黄暴 | Powered by LOFTER